广州市尚善社会服务中心

尚善社工联手司法所挽救缓刑浪荡子

小文(化名),男,16岁,因抢劫被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自2011年至今,司法社工跟进小文的案子将近三年,为他解决无家可归的问题并促使他树立自信,融入社会。


身世坎坷

   在两位姑妈陪同下,小文初次在中心与社工见面。接案时,社工发现小文面容极度憔悴,说话气若游丝,连回答社工的提问都有气无,穿着邋遢,头发蓬乱不堪,全身散发着一阵阵异味。社工当时很担心这矫正对象是否受到虐待。随后向其姑妈了解小文的身世背景:
   小文6岁前由姑妈抚养,6岁后回家跟父母同住,小文回家一段时间后,母亲被检查出身患绝症,父亲刚好工作不顺,故父亲迷信地认为妻子的病和自己的遭遇都与小文有关,更把一切归咎于小文与父母的命格相克。因此,父亲一直都不喜欢这个儿子。而小文目睹了母亲得病后备受折磨乃至身亡的过程,认为母亲的离世是父亲疏于照顾造成的。再加上小文不讲卫生、不讲信用等陋习,父子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在13岁的小文因偷窃家里财物变卖时,父亲更是对其完全绝望,一气之下把小文赶出家门。自此以后,小文终日流连网吧,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三餐不继,露宿街头。在泡网吧时,小文结识了一班损友,这些朋友不断地威逼利诱他参与抢劫,最终因犯抢劫罪被判缓刑。
   社工从姑妈口中了解到小文的情况后,暗下决心一定要协助小文重新恢复自信心,培养良好的生活习惯,重新回归家庭,尽快融入社会。

社工介入

   经过多次与小文面谈,并通过小文在看守所时的同仓人了解到,小文在看守所时经常被欺负,最严重的一次是头部受伤,导致失忆数日。幸运的是,这次受伤没有给小李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在判处缓刑后,小文的几位姑妈并没有放弃他,而是一起担任他的临时监护人,负责照顾小文的生活。即使这样,小李的父亲仍然拒绝让小文回家,并命令家人不得私下接济小文。为免姐弟反目,姑妈只好联系街道办事处协调安排小文到庇护站落脚。小文住进庇护站后,同住的外地人好奇地问他:“你是广州人,为什么还要来这里?”这句不经意的话深深地触碰到小文自卑、敏感的心。面对别人的提问,小文不知所措,感到很难为情,于是他宁愿露宿街头,也不再回庇护站。
   法院委托尚善社会服务中心进行跟踪帮教后,司法社工重新联系庇护站的工作人员落实安排住宿问题,为小文解决目前最迫切的住宿问题。不幸的是,社工在几天后收到了姑妈的电话:小文失踪了!
   社工最终通过QQ留言与小文取得了联系,当社工想要了解小文离开庇护站的原因时,小文并没有说什么,但却坚持死活都不回去。经过社工耐心劝解,小文终于道出了心声:不想让别人瞧不起。获悉该情况后,社工与姑妈取得联系,就小文的安置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最终姑妈同意社工的提议:安排小文到“中途之家”工作和生活,解决小文的食住问题。社工则争取利用这段时间做通父亲的工作,重新接纳小文。

初现转机

   小文初到“中途之家”时,工作、生活都很不适应,经过社工的多次疏导和鼓励,还有主管、同时的关心和照顾,小文开始主动学习工作技能,规范生活作息时间。经过努力,小文在短短两个月内,掌握了在餐厅工作的基本技能,能独立做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适逢中秋佳节,小文联系社工,希望能够回广州。社工追问原因时了解到,公司发了一些月饼、水果和过节奖金,他希望带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探望姑妈及父亲,与家人团聚。社工听后非常感动,觉得小文成熟了,进步了,认识到家人的重要性,愿意回归正常生活!于是,社工分别与主管和姑妈联系,共同做好小文回广州过节的安排。

有家难归

   小文回到广州,并在姑妈家暂住下来。随后,社工与小文一同到居住地所在的司法所报到,并办理相关接收手续。随着司法所顺利接收小文后,社工以为小文的事情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但当社工向司法所了解小文与父亲相处的情况时,司法所告诉社工:由于小文的父亲仍旧不允许小文回家,导致小文回家的问题依然存在。据了解,司法所多次联系居委会、派出所、驻区民警等相关人员共同研究解决小文回家的问题,并多次上门想做通父亲的思想工作,但均被父亲用扫把赶人、闭门不见等方式拒绝调解。司法所做了大量细致的调解工作,均无与小文的父亲达成共识。目前,司法所的唯一打算是:边联系企业接收小文工作,并安排住宿;边继续做其父亲的工作,希望父亲接纳小文。了解到该情况后,社工多次就小文的问题与司法所联系,共同设想各种方法研究各种可行方案。为从根本上解决小文的问题,社工建议采取头脑风暴法,由司法所出面,召集居委会、派出所、驻区民警和小文的姑妈等相关人员召开联席会议。会上,各方各抒己见,提出了很多解决问题的办法。与此同时,社工与小文父亲取得联系,确认其到父亲现在家中。择日不如撞日,社工提议与司法所工作人员和驻区民警一起家访,尝试能否与父亲沟通、做通父亲的思想工作。

家庭调解

   到达小文家门口,社工拍门后小文父亲隔着门问:“你们是什么人?”社工主动介绍自己是负责跟进小文的社工,但小文父亲听到小文的名字后就说:“那个‘扑街仔’,你们把他拉去坐牢或枪毙,我都没有意见,我还愿意付子弹钱!”社工顿感问题棘手,立刻示意转移话题,澄清今天前来的目的只是来看望小文的父亲,希望父亲可以允许他和搭档进屋面谈。经过社工的不懈努力,小文的父亲终于打开门。进屋后,社工环视屋内,发现家里虽说不上经济很好,但一切整洁有序,一尘不染。坐下后,父亲就喋喋不休地向众人诉说小文过往的一切缺点,例如把家里的东西偷去变卖,带人回家偷他的钱,还有不注意个人卫生等问题,小文的一切不良行为都严重超出了他的个人忍受底线。
   在社工旁敲侧击下,发现父亲讨厌小文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竟是小文的命格跟他相冲。例如小文回家后“克死”了母亲,他与现任妻子结婚后生有一子,但很快就夭折了。这些巧合让父亲更加断定小文与他的命格相冲。当驻区民警向父亲说明他对小文应当履行的法定抚养义务时,更激起了父亲心中的怒火,双方还为此相持不下。这时,社工示意众人暂停讨论这个话题,休息一会缓和气氛。留意到小文的父亲有抽烟的习惯,社工主动派烟给小文的父亲,并在父亲抽烟的过程中与他聊起了家常。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并减弱了小文父亲的戒备心理。社工及时抓住机会,向父亲陈述了小文离家后半年多里的所有经历,从“流离失所”三餐不继到“中途之家”自食其力,包括中秋前强烈要求回家,想要探望父亲和姑妈,与家人团聚,想把自己劳动所得的月饼和奖金与父亲、姑妈一起分享。社工的这一番温言暖语,顿时让小文的父亲热泪盈眶,态度立即有所软化。司法所的工作人员和社工继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以专业的角度向父亲分析青少年的心理状况及其儿子的问题产生的背景,引导父亲正确认识问题的产生是双方长期缺乏有效的沟通交流,出现家庭互动障碍导致的;另一方面由于父子双方的互信基础较差,导致父子各执己见、互不信任、互相误解,才致使今天这种情况的出现。
   小文的父亲听到社工的详细分析后,终于认识到自身存在的不足,在小文达到所设定条件的情况下接受小文回家。条件一是每天要洗脸漱口洗澡;二是不能偷家里的东西;三是每天晚上不能超过十一点回家,如果能确实做到上述三点,则父亲同意让小文回家居住。

斟茶认错

   众人听到父亲的承诺后,都替小文感到高兴,距离小文回家生活的目标又进了一步。社工马上与小文沟通,并转述父亲所设定的条件,询问小文能否接受并按父亲的要求做到,小文答应了。与此同时,社工和司法所工作人员主动分享自身的管教子女的经验心得,并指导父亲学习家庭沟通的有关技巧,以便小文更顺利地融入家庭。
   在居委会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小文回到了那曾经熟悉的门口。在门口,父子相见,气氛极为激动却又颇显尴尬,双方都低头无语。此时,小文在社工的示意、指导下,向父亲斟茶认错,表示改过的决心。父亲示,只要小文能改正陋习,他愿意和小文一起生活。小文也表示,他以后会听从父亲的教导,好好做人。至此,关于小文回家生活的调解工作基本完成,众人都为他们父子的大团圆结局而满心欢喜。

一波三折

   一个星期后,社工接到司法所的电话:小文竟然又离家出走并再次失踪了。这次,社工和司法所虽然利用了各种方式、发动周围力量,但一直联系不上小文。
   直到一个多月后,小文主动联系了社工,希望到中心与社工谈谈。在社工的强烈要求下,小文终于在当天下午来到了中心。这一次,小文仍如初见时蓬头垢面,社工连忙送上热茶饼干让小文充饥,随后让小文在沙发上休息。三个多小时后,社工与小文面谈,了解到小文再次离家出走的原因:小文回家后每天都承受着来自父亲的这样批评和那样指责。回家第三天吃饭时,父亲批评小文把饭粒掉得到处都是,还讲了不少难听的话。小文认为父亲在搞针对,一气之下再次离家出走,白天在图书馆上网,晚上则到网吧过夜,从此不想相信任何人,也几乎不与他人联系。
   鉴于此情况,社工与司法所约定,联系小文的姑妈一起到司法所研究解决小文的问题。经过商讨,司法所工作人员负责联系企业安排小文工作,小文的生活费和日常费用暂时由姑妈负责。社工也鼓励小文努力工作,自食其力地解决生存问题。与此同时,社工适当与小文的父亲保持联系,协助其疏导情绪,调适父子关系。
   数日后,司法所帮小文联系到一所酒楼里的服务员工作,但小文上班没几天不干了。其后,社工也联系了一些爱心企业接收小文,姑妈亦介绍了数间餐厅让小文入职工作,但小文都因种种问题没有安心留下来工作,频繁地更换工作地点。后来,社工在与小文面谈时,获悉小文在各家公司工作不长是因为:有的宿舍居住环境不好,有的公司上司瞧不起他,还有的公司同事很难沟通等。针对这些情况,社工向小文表示理解,认为他年纪轻轻却要承受如此繁重的工作真的不容易,肯定他为了解决生存问题满足生活需要不怕辛苦,鼓励他积极提升工作技能、尽快适应工作环境,同时指导他学习与人沟通的技巧,提醒他注意与人交往的细节。经过社工的鼓励与帮助,小文现已较好地适应餐厅的工作,姑妈也肯定了小文的转变,认为小文表现良好,与同事相处友好,工作认真积极,注意个人卫生,不再如从前一般无所事事。在知会小文父亲却没有遭到强烈反对或阻止后,姑妈同意让小文搬到她家居住。                          

判若两人

   目前,小文从原来一个自怨自卑的人转变成一个积极开朗的人,有稳定的工作,能够自食其力,行为陋习已基本改变,生活作息正常,是一个阳光、健康的大男孩,与之前相比判若两人。他对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很有信心,与别人交流沟通时也能抬起头,大胆活跃地交流。衣着方面也改变不少,能够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有度追求“美”与“潮”,开始形成现代年轻人的思维。此外,与姑妈一起生活,让小文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随着小文的成长、成熟,他与父亲之间的矛盾冲突逐渐缓和,家庭成了名符其实的温暖港湾。
(广州市尚善社会服务中心    曹广明  黄蕊君)